关于其欣然

了解其欣然,关注其欣然,支持其欣然!
暑假还像孩提时那样如期而至,可是童心呢?
时间:2016-08-02  关注:717  作者:  来源:

有人问我,如果你用成年人的目光去审度暑期的影片列表,你会如何选择?

我答,我会选择一部小孩子们吵着要去看的动画电影。


我怀念那些还没来得及温存就转眼而逝的童年,会因这一声怀念买张电影票,坐在被孩子重重包围的影院里,假设我与他们同龄。

有人又说这是幻想症,可幻想一直是个褒义词。在现实中腾出片刻幻想的时间,是为了用这幻想的养分提供给残酷的现实。

人一生中路过的时间越多,越发觉高处不胜寒的孤独逐日增长。不像儿时就算没有玩伴,也能锁上房门摆一下午火车。当我的字典里,孤独两个字的笔痕愈来愈重,孤独的意义也就愈来愈清楚。你无法将它拒之门外,也无法将过去的东西再拾起来。


记忆中的暑假,仿佛永远穿着小背心和透明的塑料凉鞋,狂奔在汗水湿透马尾辫的烈日下,短憩在深绿色桐树的荫蔽里。所有悲伤的事,都来自于昨日摔青的膝盖。

光阴不打一声招呼就走,走的时候,我正在时间的缝隙里徘徊。一边倒数青春剩余的日子,一边走向成年。

多年过去,青春早已在我的人生公路上撒开老远。

暑假每到七月就如约而至,我像个选择性失明的盲人,看得到夏日恣意挥舞的手臂,却看不到他翩跹而来又蹒跚而去的影子。青春时与他拉下的勾,那些画在纸上的愿望,早已压在床底的樟木箱里忘得一干二净。每当他赴约时,我都直接将他推给孩子,就像春天万物发芽一样自然。久而久之变成一种习惯,我开始埋怨为何只有教师和孩子才放暑假,猛一回首,嗅到那丝谙熟又生分的气息,才发现它其实从没有离我们远去,远去的,其实是我们自己。

暑假它公平地面对着每一个人,却被我们不公平地拒之千里。

我曾自鸣得意地向过去宣布,青春不再则童心不再,直至昨天坐在电影院里看完《神秘世界历险记3》,我才发现童心永远不会过时。毕竟,童年曾属于过每一个人。


西瓜的清香充斥在夏天的每一个角落,蝉鸣声聒噪地挂满树梢,记忆中的暑假呼之欲出,却蜷缩在心中的盒子里不敢出头。动画还在播着,只是我们不肯再为它坐下来。

任何一种情怀的诞生,都源自你内心崖底深处对它的呼喊。当你奋力追寻暑假的轨迹却又怅然若失,是因为你的呼喊掺了太多水分,就像夯实的高音傲然向上蔓延,一定会变成虚无的泛音。你以现实纷忙的借口不肯为它驻足,它又岂会摒弃千万孩童的注视为你侧目?你狂躁地告诉世界你没有暑假,你愤懑人生的残酷,你满负成长后的烦恼,却忽视了对情怀的追溯从来都只有深浅,没有长短。



孩子的暑假可以是两个月的六十日,你的暑假可以是一个周末的四十八小时,也可以是一部电影的八十分钟。你与孩子们差的不是年长与年幼的鸿沟,而是暑假对每个人不同的形态。只有当你平静地直视它,才能拂去蒙蔽在心上的陈灰,露出童心剔透的颜色来。

你有一双怎样的眼睛,就会看到怎样的世界,就像我将所有杂念按在耳后,诚实地与孩子稚嫩的笑声一起穿梭在颜色瑰丽的花草丛中,我会看清童心与低幼的区别。我会在黑着灯的影院高墙里,重新看到童年和青春的光影纷至沓来,像一匹健硕黝黑的骏马,大汗淋漓地奔回幼时的草原。

暑假还像孩提时那样如期而至,可是童心呢?